“我想问朱家到底什么来头,另外,风罗山那边有没有可能?”

  “朱家是姑苏府的,主要布匹生意,到这边来说是方便打通航线,现任镇长叫朱齐,肉身九重境界,很不好对付。”

  冯良介绍道,“至于风罗山,他们虽然不算大宗,但跟江州捆绑极深,门人弟子录取也是按大乾律法而行,没有理由做这类事。”

  宁言思索片刻,道:“朱晓在巡查队工作,她有没有可能?”

  “你怀疑她?”

  “不,只是觉得她可能也是个可疑的目标。”

  宁言说着自己的想法。

  冯良想了想:“瞎猜不是办法,我打听了一下,船队接下来要去南边永安镇,咱们打乱部署,不如反其道而行。”

  “我们自己往北?”

  宁言脑中闪过灵光。

  “不错,找个借口临时出发,到时候让镖局护送你,密卫伪装成镖局的潜伏在里边,一路过去沿途探查。”

  冯良道。

  宁言想了想……

  这倒也是个法子,就是自己会比较危险。

  他踌躇了几秒。

  冯良看出他的迟疑,道:“风险确实比较大,酬劳肯定也是有的,大乾对腐朽者不留情,同样不亏待功臣。”

  这倒不假,否则宁言的资历,不足以当上炼丹师。

  他正想着。

  “对了,有个东西要给你。”

  冯良让他进屋,而后到底下取出一个盒子。

  “拿着。”

  “这是?”

  宁言接过来。

  “你上回的功劳,可不只是炼丹师的职位便利,还有额外的奖赏,只是内部需要走流程才等到现在。”

  冯良笑道,“这是一枚练血丹。”

  “练血丹?!!”

  宁言吃惊地看向盒子。

  打开一瞧……

  果然,通体殷红,气血流转。

  它的药力被盒子死死锁住,十分奇异。

  练血丹!

  这是一种介于二品、三品之间的丹药,它特殊就特殊在无需药材,而是用一种特殊的手法凝练妖血而成。

  它可以提供强大而精纯的气血,却没有丹毒和其余副作用,而药效起码是养气丹的两倍有余。

  也就是说。

  单单这一枚练血丹,就可以让宁言完成五脏之一的二次蕴养。

  他握住盒子。

  “谢谢。”

  “谢我就不必了,你可以谢王将军、大乾还有你自己。”

  冯良呵呵笑道,“原本给你的是一件兵器,是王将军为你争取了练血丹。”

  “嗯。”

  宁言点头。

  武器或许也有近乎练血丹的金钱价值,但练血丹的收益是金钱无法衡量的。

  “吸收吧,建议你先养心,心者君主之官。”

  “是。”

  宁言趁夜吸收药力。

  直至深夜,他“听”到体内一阵如海潮一般的声音。

  心脏成了!

  这是第二次蕴养心脏,会产生的首次气血潮汐,强大的气血由心脏震动扩散全身,再收回时,转瞬间口中吐出一口黑血。

  这一口黑血蕴含着体内的杂质,是刚才气血潮汐的洗炼效果——

  五脏蕴养,除了壮大内脏外,还会排除体内杂质,让肉身进一步壮大。

  这一步至关重要。

  尤水济正是差了这一步,提前完成了八重神勇的部分效果,导致内外失衡受了内伤。

  宁言感悟着身体变化。

  练血丹名不虚传!

  他听了听,冯良就在外边走动着,正打算出去,宁言心一动看了眼日历。

  【天朔五年七月十二日】

  【北宁海海兽异动】

  【巡查队在南线发生小规模战斗】

  【凶】

  【运数:150】

  凶运?

  宁言皱了皱眉,目光扫向“运数”一栏,但最后……

  他深吸一口气,没有选择动用。

  虽说信息中没有任何关于北行的提示,但凶运意味着危险,反过来想,同样意味着磐石镇之行会有收获。

  镖局守护、密卫随行。

  若能碰见敌人,作为核心,自己的功劳就已经板上钉钉——

  像剑芦之行。

  若不去尝试,哪能得到剑芦花、剑芦叶?

  这趟值得走一遭!

  他开门。

  冯良转头看过来,而后道:“你想好了?”

  “我愿意冒风险!”

  “好好好,你不用担心太多,此次护镖的你应该见过,那位牛正你还记得吧?”

  “嗯。”

  “他是苍龙洞的弟子,肉身跟扛鼎宗都不遑多让,还兼修一些气血法术、箭术和武功,有他护持你绝对万无一失。”

  苍龙洞?

  宁言想到牛正的体型、气血,脑中想到了另一个人:“陈捕头也是苍龙洞的?”

  “对,陈雄也是,不过陈雄专修肉身、武学,跟牛正略有不同,肉身上更强一些,可牛正已接近九重,境界比他高。”

  “那我放心了。”

  见宁言答应,冯良才道明原委。

  原来牛正从乐县运一趟镖回江州城,此时正好回返经过,他得知消息马上跟密卫沟通,让他们暗中联系与对方达成一致。

  若宁言不去就另换他人。

  肯去……

  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冯良跟宁言交流几句,随后问宁言有什么需求。

  宁言不假思索:“我看柳家这块地比较大,后院边上有个小院还空着,不如租给我,我想把药庐搬过来。”

  “行。”

  这哪是想搬进镇子,分明是希望到他边上来,好求个庇护。

  冯良有些好笑,但确实该搬。

  以前蔺云作为神通境武者,即便受丹毒之困无法动用全力,实力却也远超寻常肉身境武者,坐镇东北自然无惧。

  宁言才肉身七重,孤身在外过于凶险。

  特别眼下正暗潮涌动。

  他沉吟片刻:“此事我帮你找朱齐搞定,若此行有收获,不必我申报你那边也会有不小好处。”

  “好。”

  宁言讨要隔壁厢房住下,暗自琢磨日历上的讯息。

  “北宁海跟海兽大战,南宁海遭遇战斗,不知道是不是先前出现在讯息中的船队。”

  “那队伍是怎么回事?”

  信息还是太少。

  宁言摇头,没再纠结上边的讯息,暂时跟自己关系不大。

  他还是顾好眼前为好。

  宁言服下培元丹,用气血蕴养气团,同时拿着纸研究孤雁枪法的技巧。

  眼下他已经能动用实现部分秘术效果,达到比龙虎丹还强力一些的效果,甚至可以跟龙虎丹叠加使用。

  代价则是……

  使用后,会有一阵的疲乏。

  这也没办法。

  此类秘术不可能没有代价。

  除了孤雁还巢,上边还记载了其余枪法技巧,像破气就是其中之一。

  破气对应刺。

  宁言在学的是第二招技巧——

  破势!

  与破气不同,“破势”更适合劈、砸的动作。

  此招对气血掌控、数量要求都很高,先前宁言还无法学习,现在肉身七重,心脏经历两次蕴养,算是达到了标准。

  试了几次,他略微有了一些心得。

  “砸跟刺侧重不同,更多还是以势、气血压人,若气血不足很容易无法奏效反而被对方反制,效果反倒不如刺来得直接。”

  “以我现在境界,打七重以下倒是够用了,对付更强的则需配合神力、龙虎丹或者借力这类手段。”

久久小说网手机阅读地址https://m.jsdnbf.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久久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苟在大乾趋吉避凶,苟在大乾趋吉避凶最新章节,苟在大乾趋吉避凶 烽火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