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肴很可口。

  洛青舟并未客气,埋头吃了起来。

  令狐清竹端起酒壶,帮他倒了一杯酒,放在了他的面前。

  洛青舟看了一眼,道:“谢谢师叔,不过我不喝酒。”

  令狐清竹道:“你先闻闻,是果子酒,不会醉的。”

  洛青舟闻言,低头闻了一下,果然有一股澹澹的果香味。

  他犹豫了一下,端起酒杯尝了一口,入口甘甜,喉内生香,的确非常美味。

  他一口喝完,继续吃着饭菜。

  令狐清竹又端起酒壶,帮他斟了一杯,问道:“怎么不吃这盘肉?”

  洛青舟看了那盘菜一眼,道:“师叔,我不喜欢吃驴肉。”

  “驴肉?”

  令狐清竹闻言一怔,随即道:“这是鹿肉,你怎么会认作驴肉的?”

  洛青舟看向了盘子里的肉,心头谨记月姐姐的话。

  即便是鹿肉,他也不吃。

  “鹿肉我也不喜欢吃,师叔,你一个人吃吧。”

  他继续埋头吃着其他菜。

  令狐清竹拿起快子,夹了一块鹿肉,放进了他的碗里,道:“你尝一下。”

  洛青舟连忙夹起来,放回到她的碗里,道:“师叔,我真的不吃。”

  令狐清竹眯了眯眸子,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了碗里的肉,随即又看向他道:“你不会怀疑这肉有问题吧?”

  洛青舟道:“当然不是,我只是……”

  “只是什么?”

  令狐清竹冷冷地道。

  洛青舟连忙道:“师叔,我只是觉得,驴啊鹿什么的小动物,那么可爱,怎么能吃它们的肉呢?我下不了口。”

  令狐清竹眉尖跳动了一下,道:“锦衣卫那么多人,你都能毁尸灭迹,一个不留,你现在跟我说,你对这些动物下不了口?”

  洛青舟一脸正色地辩解道:“师叔,那不一样。小动物是无辜的,没做什么坏事,锦衣卫可都是坏人。而且,我真没有杀锦衣卫。”

  令狐清竹目光冰冷地看了他一会儿,又把碗里的肉夹起,放到了他的碗里,道:“你今天不说个我可以接受的理由,这肉你就必须吃。”

  洛青舟看向碗里的肉,心头暗暗道:月姐姐说不能吃这肉,不知道是不是从那张照片里看出什么了,毕竟月姐姐的实力深不可测。不过,师叔也没必要害我,难不成还能给我下迷药?

  怎么可能?

  师叔给我下迷药干嘛?偷我东西?雷灵之根?

  也不对,师叔好像并不知道我有雷灵之根。

  又或许,的确是月姐姐看错了。

  又或许,这肉与化灵丹的药效有冲突?

  想到此,他就更不能吃了。

  化灵丹来之不易,是月姐姐花费了很多天材地宝帮他炼制的,绝对不能浪费。

  “师叔,是这样的。”

  他立刻解释道:“师叔听说过一首歌吗?那首歌我从小就喜欢听,所以我从小对驴啊马啊鹿啊什么的动物,都很喜欢,所以我宁愿饿死,都不会吃它们的肉的。”

  令狐清竹闻言,放下快子,道:“什么歌?你唱一下我听听。”

  洛青舟也放下了快子,道:“师叔,我唱的可能不好听,不过你听听歌词,就知道它们有多可爱了,我是真下不了口。”

  令狐清竹冷冷地道:“别啰嗦,唱!”

  洛青舟清了清嗓子,小声唱道:“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它去赶集……”

  令狐清竹愣一下,突然想起来,那天他下山时,似乎唱过这首歌。

  所以,他并未说谎?

  洛青舟唱完了一遍,又道:“师叔,小时候我们把歌词里的驴,也改成了马和其他动物,所以至今我记忆犹新,对那些动物都很喜欢。师叔现在突然让我吃它们的肉,我真的不忍心啊。”

  令狐清竹沉默了一下,拿起快子,把他碗里的肉夹了起来,放进了盘子里,随即端起盘子,放在了一边的石凳上,神情澹澹地道:“吃别的菜吧。”

  洛青舟心头松了一口气,拿起快子道:“谢谢师叔理解。”

  片刻后。

  令狐清竹突然看着他道:“我记得上次下山时,你唱的是手里抓着小马尾,怎么今日变成手里拿着小皮鞭了?”

  “啊?”

  洛青舟闻言一愣,眨了眨眼睛,道:“是吗?师叔上次听到我唱了吗?”

  令狐清竹冷冷地道:“听到了,唱的是骑着小毛驴,手里抓着小马尾,而且是溅了一身泥,不是摔了一身泥。”

  洛青舟滞了滞,道:“哦,可能是我忘记歌词了,胡乱唱的吧。我刚刚也说了,这首歌可以改一些词语的,驴改成马儿,改成鹿啊什么的,都可以的,可能是唱岔了……”

  令狐清竹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洛青舟继续低头吃饭。

  不多时,桌上的饭菜已被他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

  “师叔,谢谢你的晚饭,我回去修炼了。”

  洛青舟吃饱喝足后,就准备离开。

  毕竟已是夜晚,孤男寡女待在一个洞府,不太好。

  而且他也该回去服用化灵丹,准备闭关冲刺了。

  令狐清竹看着他道:“你答应过我的,陪我练剑。上次的黑白剑法,我们还没有修炼完。”

  洛青舟一脸为难道:“师叔,可以过几天吗?过几天我一定陪你修炼。”

  令狐清竹正要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了苏风的声音:“师父,刚刚宗主派人来通知,让您和楚师弟去大殿一趟,说是老祖出关了。”

  此话一出,令狐清竹顿时神色一凝,立刻道:“走,去大殿。”

  洛青舟心头诧异,立刻跟在后面。

  走在路上时,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叔,老祖是谁?”

  令狐清竹沉默了一下,道:“他是我凌霄宗辈分最高,寿命最长,实力也最强的师叔祖。已经闭关十余年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出关了。”

  洛青舟心头一动,道:“师叔,老祖的修为有多高?”

  令狐清竹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真正知晓他修为的,只怕没有几个,就连宗主也不知道。”

  洛青舟想说什么,最终没有开口。

  令狐清竹看向他道:“待会儿不用藏着掖着,如果老祖要问你的修为,尽管实话实说,不然宗主会很为难。你毕竟是宗主的亲传弟子,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洛青舟点头道:“师叔,我明白。我若是太弱,宗主肯定会被责备,对吗?”

  令狐清竹道:“责备倒是不至于,只是宗主面上不好看。”

  洛青舟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与此同时。

  在主峰大殿中,十大长老和几名峰主,都齐聚在此,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激动之色。

  就连凌霄宗的宗主紫霞仙子,也恭敬地站在下面。

  最上面的座椅上,坐着一名身穿灰袍,满头银发,却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的瘦高老者。

  他正是凌霄宗如今辈分最高的老祖庄之严。

  此时,几名长老正在给他讲述这几年宗门发生的事情,一些小事都略过,只讲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

  庄之严虽然向来不会管这些俗事,但毕竟闭关了十余年之久,此时也听的很是认真。

  最后,又讲到最近的凌霄初试,以及各个宗门新收的弟子等等。

  大长老吴有子把仙云阁想要联姻的事情,也讲了出来。

  待他们讲完,庄之严沉吟了一会儿,看向一旁的紫霞仙子,满脸和蔼道:“紫霞,你收的那亲传弟子,就因为他有破解阵法的天赋?可否还有其他天赋?”

  紫霞仙子还未答话,北望峰的莫九风便开口道:“师叔祖,当初那少年我们几个人都看中了,的确是因为他可以无视阵法的天赋。至于其他天赋,其实都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宗门的很多亲传弟子,甚至那几个青云榜排行前列的内门弟子,天赋都比他要强的多。”

  一旁朝阳峰的峰主石天,也冷笑一声,道:“师叔祖,那少年当初的修为,也不过武师中期的修为而已。我们几个想收他为亲传弟子,也只是觉得他的天赋特殊,到时候可以为我们宗门带来很大的利益。毕竟有几处上古空间,我们至今都没法进去。如果真要以修炼的天赋来说的话,他估计连内门弟子的身份都不配。”

  其他几名峰主,也都纷纷附和。

  当初他们几个都在争抢,其实就是为了那个非常特殊的无视阵法的天赋,当然,那少年的确是要比其他同级的弟子要强一些,但跟宗门内其他天才弟子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他们现在之所以冷嘲热讽的原因,一是因为他们当初都没有抢到,失了面子;二是对方成为亲传弟子后却不来宗门修炼,也没有帮他们破阵,他们每次向宗主请求,都被宗主拒绝了,所以心头都有些气。至于三,自然是因为跟仙云阁联姻的事情。

  莫九风冷哼道:“那小子倒是清高的很,仙云阁想跟我们联姻,竟然直接被他给拒绝了。人家圣女何等身份,何等修为,人家都还没有说话,他就直接拒绝了,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这次联姻,可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关系到我们凌霄宗的利益。结果呢,也不跟我们商量……”

  说到这件事,几名峰主和那些长老们,也都很气愤,纷纷出口数落起来。

  当然,这件事他们怪的可不只是那个少年。

  一旁的紫霞仙子默默地站在一旁,并未回应这个话题,也未开口说一句话。

  庄之严见下面吵闹起来,开口道:“好了,此事到此为止,联姻的事情,你们到时候再自己讨论。至于那少年是否有资格做紫霞的亲传弟子,那是紫霞的事情,她身为宗主,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就收一名亲传弟子。我今天出来,除了想要知道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以外,还想看看我们凌霄宗未来的希望。你们应该都收了一些好苗子吧,都喊进来我看看,若是我看得上的,到时候可以指点一下,给他们一些适合他们的功法修炼。这些年我都在闭关修炼,宗门全靠你们撑着,这次我出关,自然不能没有表示。”

  此话一出,众峰主和众长老,皆满脸兴奋。

  能得到这位老祖的指点和功法,即便是他们这些老家伙,都感到荣幸至极,实力都可能再进一步,跟别说那些天赋不错修炼势头正勐的弟子了。

  大长老吴有子拱手道:“师叔祖,这些年咱们宗门倒是收了不少好弟子,不过自然是亲传弟子最有发展前途。我们十大长老,还有各位峰主,都收了一些亲传弟子,不如就一人喊一名最优秀的弟子出来,让师叔祖看看吧。”

  其他长老闻言,也都点头称是。

  庄之严道:“好,你们就把你们最优秀的弟子喊进来,让我看看你们的眼光。”

  众人立刻答应一声。

  吴有子看向北望峰的莫九风,道:“莫峰主,你北望峰上向来人才济济,你又是五大峰峰主中的最长者,您先。”

  莫九风拱了拱手,道:“大长老说笑了,老夫可不敢僭越。宗主在此,自然该宗主先。”

  吴有子微怔,道:“宗主那位弟子,似乎并不在宗门内吧。”

  莫九风没有说话,看向了站在最前面的红衣女子。

  这时,旁边的朝阳峰峰主石天冷笑道:“莫师兄,你又何必为难宗主。宗主那弟子,只不过是武师中期的修为,即便他在峰上,也没必要带来给师叔祖看吧。”

  这时,紫霞仙子开口道:“莫峰主,你先吧。我那弟子今日已经上山,我已经让人去喊他了,谁先谁后,都是一样的。”

  莫九风还要说话,庄之严道:“九风,不用推辞了,你先把弟子叫进来吧。”

  莫九风这才恭敬道:“是,师叔祖。”

  说着,对着外面道:“林峰,你进来!”

  话语刚落,外面立刻走进来一名身材挺拔,玉树临风的青年男子,来到大殿中后,立刻躬身低头,满脸恭敬道:“北望峰林峰,拜见老祖!”

  庄之严打量了他一眼,微微点头,道:“你擅长什么功法,打几招我看看。”

  此话一出,殿中众人,皆向后退去,让出了一片空地。

  莫九风袖袍一挥,旁边出现了一面厚厚的光墙,道:“林峰,使出你的全力,对着这面墙壁攻击就是。”

  林峰答应一声,周身突然劲风环绕,拳头上“哗”地一声亮起了一道金色拳芒,随即“轰”地一声,对着那面光墙打了上去!

  几道拳芒疾射而出,“轰隆”一声,在那面厚厚的光墙上爆炸而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威力!

  那面光墙顿时支离破碎!

  莫九风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林峰收拳,低着头,恭敬站立。

  庄之严点了点头,慈祥地道:“你上来,把右手伸出来,我看看你的体质。”

  林峰立刻上前,伸出了右手。

  庄之严伸出指头,搭在了他的手腕处,稍一查看,脸上便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道:“难怪这金刚爆破拳,有这种威力,原来是玄阶上品弟子,不错,不错。年轻轻轻,便已经到了大武师初期境界,以后即便想要突破大宗师,应该也有希望。”

  林峰道谢,躬身退下。

  莫九风笑道:“师叔祖,我这弟子,半年前还是武师后期的境界,半年的时间,就突破大武师了。当初从武生炼骨境到武师的境界,甚至连半年的时间都没有,修炼的速度在整个宗门都是名列前茅的。”

  庄之严道:“天地玄黄,玄阶上品的弟子,在我大炎屈指可数,属于上等体质,只要资源足够和自己努力,修炼速度自然会很快。九风,你这弟子不错,很有前途,不过不可懈怠,还要多加教导,争取到时候为我凌霄宗培养出一个冠绝其他宗门的好弟子。”

  莫九风拱手道:“师叔祖放心,弟子定不负师叔祖之望。”

  庄之严点了点头,看向了朝阳峰的石天,道:“小天,你的弟子呢,叫进来。”

  石天连忙对着外面喊道:“杨雄,还不快进来!”

  话语刚落,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连忙躬身参拜道:“弟子杨雄,拜见老祖。”

  庄之严打量了他几眼,目光露在了他的双手上,道:“看来也是主修拳法了,打几拳我看看。”

  石天立刻走到一旁,也凝结了一道光墙,竖在了旁边,道:“杨雄,用力打,不要给为师丢人!”

  “是,师父!”

  杨雄答应一声,全身骨骼突然“噼里啪啦”一阵乱响,随即两只拳头光芒一闪,瞬间变的硕大无比,“轰”一声,一拳打出,身后竟突然出现了一头黑熊的虚影!

  “轰!”

  一声爆响,那面光墙顿时四分五裂,爆炸而开。

  石天脸上露出了笑容。

  杨雄收拳,身上异象瞬间消失不见,两只拳头也快速缩小,变回了原样。

  庄之严点头道:“不错,也是大武师初期的境界,这师祖曾经根据妖族功法创造的霸熊十三拳,也修炼的炉火纯青,威力尽显,很不错。过来吧,让我看看你的体质或者天赋。”

  杨雄立刻躬身走了过去,伸出了右手。

  庄之严伸出指头,查看了一下,点头道:“玄阶中品的体质,虽然没有刚刚那名弟子的体质好,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体质,而且你体内的穴窍和经脉更多,更为粗壮,不管修炼什么功法,爆发的威力都会比他要更强一些。”

  杨雄道谢,退了下去。

  庄之严又看向了青云峰的峰主道:“行恕,你武魂双修,最优秀的弟子,应该也是吧?”

  游行恕披散着头发,嘿嘿笑道:“师叔祖看了便知。”

  说着,对着门口喊道:“好徒儿,还不快进来给老祖和大伙表演表演!”

  话语刚落,一名身材娇小的少女,扎着金色的双马尾,穿着兽皮短裙和白色的过膝长筒袜走了进来,她眨着漆黑的大眼睛,好奇地看了上面的老祖几眼,方低头拱手道:“弟子游鱼鱼,拜见老祖。”

  庄之严看着这看起来似乎才八九岁的金发少女,微微怔了一下,道:“行恕,你这弟子……几岁了?”

  游行恕很得意地道:“老祖,她是我侄女,已经成年了。她的母亲是西大陆国家的,所以跟我们长的有些不一样。老祖可以先看看她的体质和天赋。”

  随即道:“鱼鱼,快上去给老祖看看。”

  游鱼鱼答应一声,走了过去,伸出了右手。

  庄之严伸出指头,探查了一下,先是一怔,随即神色一凝,又重新探查了一遍,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最后竟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满脸激动道:“天佑我凌霄宗!天佑我凌霄宗啊!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地阶体质!”

  此话一出,大殿中的其他峰主和长老,皆是心头一震,满脸难以置信之色。

  游行恕脸上的神情,更加得意,道:“弟子半年前,回家探亲发现她的,当初她的修为,不过是刚刚武师初期,现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已经突破到大武师的境界了。若不是师叔祖出来,弟子一定还会把她继续藏着的,嘿嘿。”

  其他峰主,皆是满脸羡慕的表情。

  与此同时。

  令狐清竹带着洛青舟,一边说着话,一边来到了外面的广场上。

  两人见大殿外的长廊上站着许多弟子,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皆有些诧异。

  令狐清竹听到大殿里传来了老祖的声音,顿时神色一凝,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洛青舟连忙跟在后面。

  令狐清竹走到大殿门口的台阶上时,方转头低声道:“你先在外面等着,喊你时再进去。”

  洛青舟答应一声,走到旁边的长廊上站着。

  那群弟子都是各个峰主和长老的亲传弟子,很多都没有见过他,见他由令狐清竹带来,以为是剑峰的亲传弟子,皆开口询问起来。

  “这位师兄面生的很,是令狐师叔才收的亲传弟子吗?”

  “咦,好像是上次初试时的那名弟子。”

  有弟子认出了他。

  这时,大厅里顿时传来了一阵惊叹声。

  洛青舟神色一凝,很清晰地感到了一股魂力波动传来,转头一看,一柄飞剑“休”地一声,从屋里飞了出来,飞向了前面的广场。

  同时,那柄飞剑上,竟然还站着一名金发小女孩的神魂!

  两人的目光,瞬间交汇在一起。

  那名金发小女孩明显一愣。

久久小说网手机阅读地址https://m.jsdnbf.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久久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娘子,不对劲,我家娘子,不对劲最新章节,我家娘子,不对劲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